首页 > 频道 > 鉴宝收藏 > 正文

2016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行情

【导读】2016年的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品行情虽然没有达到2012年时的火爆时期,但与前两年的低迷态势相比,已明显感到这波行情有所变化,名家精品率先回暖,其受宠程度大大出乎了人们的意料,这一板块众多的书画名家名气大、人气旺、时代近、距离小,书画家的市场认可度较高,可以料想在今后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近现代书画名家精品行情依然向好。

2017011209095674555

黄宾虹《高阁清话》,成交价5635万元

2017011209383611600

齐白石《富贵久长》,成交价1058万元

2017011209100076686

吴湖帆《锦绣奇峰》,成交价4082.5万元

中国书画历来是拍场必争之地,常年占据艺术品市场50%以上的交易份额。近年来,当代艺术、明清瓷器、文玩杂项等活跃板块相继进入调整期,但中国书画尤其是名家精品书画行情却依然坚挺,深受藏家青睐。以2016年中国嘉德秋拍中傅抱石的《风光好》画作为例,《风光好》是画家比较少见的古典人物画精品,创作于1945年其艺术生涯的巅峰时期。《风光好》以2000万元起拍后,便受到买家大力追捧,最终以6612.5万元的高价成交,而其他几件上亿元成交的名家精品无不如此。2016年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的最大特点是:买家们争先恐后,瞄着精品频频举牌。可见在拍卖市场上,真正高端的名家精品就是硬通货,从来就不缺人气追捧。

2016年的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品行情虽然没有达到2012年时的火爆时期,但与前两年的低迷态势相比,已明显感到这波行情有所变化,名家精品率先回暖,其受宠程度大大出乎了人们的意料,这一板块众多的书画名家名气大、人气旺、时代近、距离小,书画家的市场认可度较高,可以料想在今后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近现代书画名家精品行情依然向好。

盘点2016年中国近现代书画春秋两季拍卖市场行情,一般画家的书画作品表现虽不起眼,但名家精品可圈可点的还真不少,产生的亿元拍品数量也超过了2015年。在2016年4月上旬最先开拍的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国书画”专场中,共推出248件拍品,最终实现总成交额5.65亿港元,成交率高达91.5%。买家的眼睛紧盯着精品,张大千的小专题表现分外抢眼,包揽该专场成交价的前四名。创作于1982年的《桃源图》以2.7068亿港元的天价成交,并创造了其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由著名藏家刘益谦竞得。《阿里山晓色》与《味江》分别以4444万港元、3548万港元成交,位列专场成交价格的二、三位;在5月15日中国嘉德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中,黄宾虹的《高阁清话》拔得头筹,拍出了5635万元高价、傅抱石于1946年创作的《山鬼》也以5175万元成交;在5月底香港佳士得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专场中,张大千创作于1948年的《敦煌莫高窟初唐画大士像》,拍出了5052万港元;6月初北京保利春拍近现代书画板块表现最为抢眼,斩获10.1亿元的总成交额,其中夜场成交额达8亿元,成交率达到85%,表现十分强势。拍前便引起社会巨大关注的傅抱石巨制《云中君和大司命》以2.3亿元成交,创造2016年春季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价格最高纪录,同时也刷新傅抱石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张大千的《空行母像》以2000万元起拍,经过20多轮漫长竞价,最终以6382.5万元成交;吴冠中的《玉龙雪山》也以3450万元拍出;在6月上旬北京匡时春拍 “澄道——近现代绘画夜场”中,李可染笔下第一幅革命圣地山水画作《革命圣地韶山》以8395万元高价成交,顾翼旧藏张大千的《关仝太乙观泉图》也以4025万元成交。

作为艺术品市场风向标的香港2016秋拍,于10月上旬正式开拍。在首轮拍卖中,香港苏富比、保利香港分别以22亿港元、11.15亿港元之总成交额收官,较2016年春拍的31亿港元及12.7亿港元,均呈现衰退之态势,而各拍卖公司上拍的中国近现代书画数量也延续了春拍的减量措施,但名家精品表现依然出色,有实力的大买家纷纷进场,其中以苏宁集团、万达集团、宝龙集团、王中军以及张小军等为代表,他们瞄着名家精品频频举牌。以11月12日中国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为例,成交价超千万元的拍品总数达到12件。其中约12.9平尺的张大千的《巨然晴峰图》以1.035亿元高价成交,不仅为张大千“亿元”拍品再添一件佳作,同时也成为其首件过亿的摹古作品;傅抱石的古典人物画精品《风光好》则以6612.5万元的高价成交,大名家齐白石作品表现也非常出色,有两件作品超过五千万元成交件,其中《莲池书院》以5290万元成交、《三绝合璧》以5175万元成交。在“吴湖帆专题”拍卖中,他的《锦绣奇峰》以4082.5万元拍出;在12月4日北京保利拍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中,齐白石创作于1931年的《咫尺天涯—山水册》以1.955亿元的天价成交,创齐白石作品第二拍卖高价。在同一场拍卖中,张大千上世纪60年代游历瑞士后创作的《瑞士雪山》以1.6445亿元成交,创造了张大千本人作品第二拍卖高价,张大千也成为2016年过亿拍品最多的名画家;在12月5日北京匡时秋拍中,傅抱石的又一件精品《宝研楼图》也以5060万元的高价成交。

2016年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品拍卖已逐渐进入尾声,有这么几个现象值得关注:

1、收藏群体发生很大变化。中国书画艺术品市场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收藏人群、动机、价格都有很大的变化。人们越来越认识到高端的名家精品具有文化传承功能和较大的文化影响力。过去的收藏大都以个人投资者为主,而近年来企业开始进入艺术品收藏领域,企业对于品牌和文化的追求,需要跟某种类型的艺术品相结合,使企业能更高更好地进行文化移植。有实力的企业逐步进入拍卖场,造就了名家精品天价频出,从而被社会所关注,这对企业本身的知名度也是一种提升。

2、仅有亿元天价还不够。虽然2016年名家精品亿元天价频现,但中国书画艺术品市场还算不上真正的春暖花开,与行情火爆的2012年相比,目前的市场趋于冷静和理智。2016年春拍秋拍中虽然多次出现亿元成交拍品,其实属于正常现象,近两三年来拍卖行情虽然低迷,但每年也均有高价位拍品出现。要评价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行情是否真正回暖,关键还是要看在市场中占据较大比例的中低价位拍品的拍卖结果,因为市场仅有亿元天价是不够的。从目前各大拍卖行的实际成交情况看,还未看出明显的征兆预示拍卖行情将出现大幅度的回暖,况且2016年还有部分中小拍卖行取消了秋拍,可见目前市场仍然较为严峻。

3、近现代名家精品机会更好。从投资收藏角度而言,当代书画尤其是名家精品相对容易掌控,也容易收藏或变现;另外可以长短配合,短期、中期、长期皆可有一定的收益,存在较大的升值空间。同时,收藏群体大、关注度高、人脉较旺,还能保持住相对的热度,市场的热点效应很明显。与古代书画相比,近现代书画的真伪相对容易辨别。如今能鉴别书画的人太少,行家里手都有走眼的时候,何况一般投资人、爱好者。诸多原因导致了买家喜欢扎堆在近现代书画里分享、淘金和鉴藏。

纵观2016年拍卖市场行情,虽然还远没有达到2012年时的火爆程度,但就目前文化艺术的繁荣、市场的热度、藏家群体活动的频率、资金关注度等方面来分析,近现代名家精品依然是今后艺术市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作者:

编辑:均尤

0